您当前的位置:新手如何做外汇代理 > 外汇代理

G20围攻美联储 首尔峰会要拿美元“开刀”|美元兑人民币汇率今日

  决意要推动新一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美联储正成为"过街老鼠"。这几天,随着G20首尔峰会的临近,来自德国、俄罗斯、中国等多国的官员纷纷公开表达了对于美国变相操纵美元和肆意"撒钱"的不满,甚至在美国国内,前副总统候选人佩林以及美联储的部分决策成员也"倒戈"批评当局的政策。

  面对巨大的国际舆论压力,正在亚洲访问的奥巴马也罕见地出面为美联储辩解。不过,分析人士认为,奥巴马的声援可能无法阻止主要经济体在未来两天的首尔峰会上针对美国的货币政策和美元"开刀"。

  美联储成"过街老鼠"

  尽管美联储的议息会议结束已多日,但国际上对于美国新一轮量化宽松政策的争议和指责却愈演愈烈,一波声势浩大的"反美"浪潮俨然形成。

  率先掀起这一轮浪潮的是德国。周二,有关德国批评美国货币政策的报道见诸世界主要媒体的显要位置。德国财长朔伊布勒言辞激烈地斥责了美国一边抱怨他国操纵汇率促进出口、一边大肆印钞压低美元的"虚伪行径",他直指美国的经济增长模式陷入了"深深的危机"。

  欧元集团主席、卢森堡首相容克也抨击了美联储的行动。他称,美国现在是在借新债还旧债,这并非一个明智的决定。

  俄罗斯明确表达了对美联储政策的不满。即将参加G20峰会的俄罗斯总统首席经济顾问德沃科维奇本周表示,俄罗斯将在G20会议上坚决要求,美联储在采取重大政策决策前应该征求其他国家的意见。

  中国方面也表示,将在这次的首尔峰会上要求美方就二次量化宽松政策作出解释。中国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8日在媒体吹风会上表示,美方政策的宣布"对全球金融市场是震动","希望美方的包括汇率在内的宏观经济政策能促进世界经济的发展,而不是相反。"

  朱光耀说,在全球经济复苏仍然面临众多不稳定因素的情况下,美国应当承担其应尽的责任,采取负责任的宏观经济政策,这不仅对美国有利,也对世界有利。

  甚至在美国国内,美联储也面临着"信任危机"。最近的民调显示,民众对美联储的信心显著下降。一些公众人物则公开抨击了当局的政策,比如曾经竞选美国副总统的佩林。这位共和党的红人周一表示,难以确定新的国债收购计划能否奏效,她还呼吁伯南克停止二次量化宽松,否则只会令美国的物价涨得更高。

  美联储内部也存在明显分歧。上周投票同意二次量化宽松的美联储理事沃什8日在华尔街日报撰文质疑该政策的效果,并认为可能影响联储的信誉。还有至少两位美联储成员美元兑人民币汇率今日不认同新的印钞策略。

  奥巴马为伯南克辩解

  面对巨大的舆论压力,美国总统奥巴马也罕见地出面声援美联储和伯南克。周一在亚洲访问期间,奥巴马公开表示支持美联储的6000亿美元国债收购计划。

  奥巴马称,行政当局不便评论美联储的具体措施。但他补充说,美联储和白宫有着同样的使命,即帮助美国经济实现增长,这不仅对美国是好事,而且对整个世界也是好事。

  正在印度访问的奥巴马还成功地拉到了东道主的"赞助"。针对朔伊布勒对美联储的批评,印度总理辛格说,任何能够刺激美国企业潜在增长动力的力量,都将促进全球繁荣。

  不过,已然成为众矢之的的美国对自身的处境也有清醒的认识。为了主动为自身减压,奥巴马政府暗示,在这周的G20峰会上,美方将不再执著于追求达成所谓的"贸易差额量化目标"。此前,盖特纳曾抛出了一个将经常账差额与GDP之比限制在4%以内的方案,作为美方对于解决全球失衡的建议,并寻求在峰会上讨论甚至通过这一量化指标。

  而在周一的讲话中,盖特纳的口气显然软化了很多,表示不会推动G20达成任何包含具体目标的贸易问题新框架。

  德国、俄罗斯、日本、中国等很多国家都不赞同盖特纳的量化提议。俄罗斯财长库德林表示,经常项目失衡问题应当引起关注,但俄反对明确设限。印度财长慕克吉也表示,经常项目失衡问题不应通过约束性方案解决,每个国家情况有别,各有解决之道。法国经济、财政与就业部长拉加德直言,美国提出的量化指标"太大胆"。

  佐翁之意不在黄金

  专家指出,盖特纳有关贸易问题的量化提议,是试图通过"偷换概念"将G20当前的关注重点转向贸易失衡问题。而从根本上说,当前全球贸易和汇率之争的背后,是以美元为核心的国际货币体系的缺陷。

  巧合的是,近期从世行到法国、中国等很多机构和国家都强调指出了货币体系改革的话题。有分析认为,这一问题很可能成为这次G20峰会的重头美元兑人民币汇率今日戏。

  令各国提高对国际货币体系改革问题重视度的,是世行行长佐利克本周发表的署名文章,其中强烈呼吁建立一种"合作型货币体系",并提出可以重新考虑实施"金本位"体系。

  不过,金融专家普遍认为,当前恢复"金本位"并不现实,佐利克的这一提法很可能只是一个"幌子",是为了表达对于羸弱美元的担忧。更有分析人士认为,佐利克的另一大真实意图,可能是要将中国拉入国际储备货币体系之中。在佐利克提出的"合作型货币体系"中,他将人民币和美元、欧元、日元、英镑一道纳入在内。

  前高盛首席经济学家吉姆·奥尼尔就颇为认同佐利克的提议,他认为,随着法国明年接任G20主席国,货币体系改革的问题将更频繁地出现在G20的议事日程中。

  事实上,有法国官员透露,佐利克文章中的部分观点中,的确反映了法国总统萨科齐打算在未来一年担任G20主席国期间想要推进的计划。

  该官员还透露,法方考虑的一个方案就是,设法在计算IMF特别提款权(SDR)所用到的一篮子货币中加入人民币,这将鼓励SDR的使用,甚至成为新的全球储备货币。有意思的是,在去年4月的伦敦G20峰会前夕,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曾通过署名文章的方式提出了类似扩大SDR作用的建议,并获得了包括IMF在内的各方广泛认可。

  在本月初胡锦涛主席访法期间,两国领导人已就国际货币体系改革问题深入交换了意见,并表示将共同努力推进相关改革。

  来源:上海证券报

  撰稿人:朱周良

本文地址:http://www.elalmacenito.com/whdl/11194.html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