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新手如何做外汇代理 > 外汇代理

缩减QE预期发力 聚焦美联储决议,新鲜出炉

    在连跌七日后,周四美元指数终于迎来一轮大反弹,轻松收复80关口。由于美国零售数据表现强劲,同时众议院表决轻松通过了两年期预算协议,令市场对美联储年内缩减QE的预期迅速升温。而稍早前,澳洲联储主席史蒂文斯口头打压澳元,则更是成为了此轮行情的导火索,令非美货币、黄金白银等集体下挫。

  澳洲联储成行情催化剂,美国方面利好不断

  隔夜汇市行情的导火索,无疑当属澳洲联储主席史蒂文斯(Glenn Stevens)一番石破天惊的言论。史蒂文斯当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虽然澳元兑美元(0.8930, -0.0007, -0.08%)汇价今年以来已经回落到了平价下方,但是基于经济基本面状况来看,此前一段时间澳元兑美元汇价维持在0.95附近的状况对于澳大利亚经济仍构成了相当大的压力,这意味着澳元需要进一步贬值,才能对澳大利亚的出口行业构成有效的提振。他暗示,澳元兑美元汇价可能需要下跌到0.85或者更低水平才比较合理。

  此言一出,澳元兑美元汇价立刻应声跳水,跌破0.90大关,而其他非美货币也随之走低。可以说,澳洲联储的宽松预期对年末业已混乱的全球金融市场格局起到了进一步的搅局作用,迫使市场投资者进一步开始对资金仓位进行重新配置,这使得此前被逆势做空的美元重新得到了投资者的热捧,并使资金从其他领域流出。

  不过,回过头来看,史蒂文斯的这番言论,更多依然只是对行情起到了催化剂的作用,美国经济数据和财政谈判的利好消息,本身便已足够提供支撑美元的一切先决条件。

  周四美国11月零售销售数据乐观,显示美国经济复苏更为稳固。美国商务部(Commerce Department)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11月零售销售月率增长0.7%,创今年6月以来的最大增幅,预期增长0.6%,前值修正为增长0.6%;11月扣除汽车之外的核心零售月率增长0.4%,预期增长0.2%,前值修正为增长0.5%。

  道明证券(TD Securities)美国研究和策略部主管Millan Mulraine在一份报告中指出,“总体来看,消费者支出活动的强劲增长与整个美国经济大环境的快速改善一致。”

  而北京时间日内早间的最新消息显示,美国众议院当地时间以332-94的投票比例轻松通过了两党预算协议。该协议授权2014年国防年度开支6330亿美元,也包括在未来10年内削减赤字230亿美元的措施。民主党占多数席位的参议院或于下周进行投票。

  很显然,美国两年期预算协议在两党内的达成加大了美联储削减QE的概率。

  缩减QE预期终发力,市场憧憬下周美联储决议

  对美元而言,尽管在承压多日后出现反弹,本是再正常不过之事,但隔夜的上涨仍令不少市场人士感到“幸福来得很突然”。此前,虽然市场对美联储缩减QE的预期一直在升温,但美元始终表现较为疲软,似乎这些利好都被投资者无视。然而隔夜的行情似乎能提醒市场,目前距离美联储12月决议已经仅有不到一周的时间,期间市场情绪无论发生任何变化,都是有可能的。

  业内野村(Nomura)周四(12月12日)发布的调查结果显示,全球各界市场人士中,认为美联储会在下周、明年1月份以及明年3月份的会议上作出首度缩减量化宽松措施月度购债规模各占约三分之一。目前有约37%的受调查者认为美联储会在下周二至周三(12月17-18日)的会议上开始首新鲜出炉度缩减QE规模,这一比例高于其此前的预期,但却仍然没有过半,因而,美联储的政策前景不确定性目前来看仍然巨大,此状况在下周美联储发布决议之前也会继续对全球金融市场造成影响。

  此外,受访者还指出,在此后美联储首度上调利率时,届时的美国总体失业率水平应当会在5.75%至6.25%之间,目前,美联储仍然承诺会在失业率降低到6.5%之前维持当前的超低利率不变,但是此前业内各界曾纷纷预期这一失业率“门槛”会在此后被进一步下调。这一调查显示,一旦美国就业复苏速度进一步加快,那么美联储日后首度加息的时间也会有所提前,而非如诸如高盛(Goldman Sachs)等此前所预料的那样要等到2016年,这也对美元指数起到了提振作用。

  BK Asset Management分析师Kathy Lien指出,“美联储是否缩减购债需要考虑的两大因素是美国经济前景和金融市场对缩减购债可能出现的反应。不过还有另外一种因素可能会影响到他们的决定,那就是伯南克是否愿意终止圣诞节带来的经济增长。众所周知,消费者在圣诞节中的大量消费将推动美国经济,而伯南克曾在12月收紧过货币政策。”

  目前,尽管离美联储下周决议还有接近一周的时间,但英国金融时报仍提前对这次会议可能出现的变化给出了前瞻。

  该媒体认为,关于缩减QE方面届时有几项元素需要美联储加以权衡。最新的数据显示,美国的GDP增速和失业率都好于此前美联储的预期,但这两项指标细看都有点问题,比如美国第三季度GDP主要由库存的累加拉动,过去几年劳动参与率的下滑也一直是一大争议因素。此外,美联储偏爱的通胀指标持续低于预期,更别提2%的通胀目标了。

  伯南克本人的评论有时会增加市场理解政府如何控制QE退出步伐的难度,在今年6月,他认为7%的失业率是劳动力市场“持续”改善的证明,而9月份他突然刹车,如今失业率也已经降到了7%。他对劳动参与率和金融环境重要性的评论同样也是矛盾重重。

  让缩减QE的问题进一步复杂化的因素还包括美联储主席的权力交接。对耶伦来说,能从一开始就掌控QE退出的进程更有意义。此外,12月末市场的交易比较清淡。

  现在没有人知道缩减QE何时开始,但就算现在市场没有将此计入价格,美联储到时候真的开始行动了,大家也别太震惊。至于缩减QE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出现,市场的预测倾向于一开始减少50到100亿美元的规模。
  此外,金融时报认为,是否改变前瞻指引的阀值,或在现有的阀值中增加通胀门槛也是美联储下周会议需要考虑的问题。这很可能会包括降低失业率门槛以调节缺乏劳动参与率的机制(失业率的下降夸大了劳动力市场的复苏势头),并鼓励市场区分收缩QE与收紧政策的区别,这一观点在上月发布的美联储员工报告中获得了支持。

  而反对这一观点的理由是,这将影响前瞻指引阀值的严肃性,10月的FOMC会议中一些与会者表达了这一忧虑。但无论如何,如果美联储乐意做出调整,并以可靠的数据作为指引,这实际上会强化美联储的公信力。

  伯南克曾在9月提到过这一想法,即在现有的阀值的基础上增加通胀门槛,或许设定在1.75%或者更高的水平。美联储或许会同意,即使失业率门槛触及,但胀率没有达到1.75%,美联储就不会开始加息。

本文地址:http://www.elalmacenito.com/whdl/9854.html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