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人“踢”出了衰退?-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

  当德国队在世界杯球赛上遇到了另一支实力较弱的队伍,是不是应该将其场上人数减少到9人,这样才更加公平?这显然不可能。

  从球场回到现实经济世界,德国人正面临重重危机,从其他国家的总统、投资大亨,到银行家及财长,纷纷将矛头指向德国。德国人坚持节约、用本国产品及严格控制债务等固执性格,一下子成为了世界公敌。

  如同球场上毫不留情地击溃英格兰队,美国总统奥巴马曾暗示过,是德国把世界重新"踢"回了衰退之中。投资大鳄索罗斯亦称,德国正在扼杀欧元。法国财长拉加德则认为,德国正让欧元区陷入通缩。

  导致德国被人如此痛恨的原因之一,是该国提出要抑制薪酬水平并追求平衡国家预算,进行大力度的财政紧缩。作为欧元区的"大哥",德国如此大手笔的行动遭来非议。索罗斯就曾暗示,德国应该向美国学习,奥巴马政府一直在大笔花钱,美联储主席伯南克为了大众的利益还发动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印钞机创造资金。索罗斯甚至还以教导的口吻强调,德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美国财长盖特纳同样呼吁,如同德国这样贸易顺差大的欧洲国家,更加应该刺激起庞大的"内需增长"。

  这和上世纪30年代经济学家凯恩斯的思想如出一辙,凯恩斯当时提出,在经济颓势时,政府反而要大洒金钱,以公共开支及投资去取代私人投资,从而达到制造就业并带动社会消费的目的,同时还能换取时间去让企业重生,银行重建其资本。

  借着这样的理论,这些发出指责声音的国家似乎认为,只要德国多撒点钱,大力刺激内需就能缓解这场欧债危机的恶化之势。

  但笔者认为,德国的贸易顺差及向来的节俭精神显然不是欧债危机的推手。首先,希腊和西班牙等"问题国家"曝出的财政黑洞并不是德国带来的,能给出的最恰当解释是,希腊和西班牙人消费无度,进而推高了德国的贸易顺差。这并不能说,是德国的消费不够令其他国家出现逆差。

  其次,让欧元区最强的成员国通过削弱自己来成全整个欧元区的经济好转,这也不可行。集中精力处理那些赤字大国的结构性问题,才是解决危机的唯一方法。

  此外,想让那些德国人以消费为乐趣,从而使欧元区的贸易重新实现平衡,这显然难以奏效。因为,这不是德国人的性格。这个国家之所以有如此大的贸易顺差,是因为他们自产的东西很受欢迎,无论是汽车、机械、制药还是各种科技产品。但与此同时,德国人却又对欠债很排斥。对刷信用卡这一个美国人和英国人视为家常便饭的行为,德国人从来不"感冒"。

  凯恩斯认为,遇到危机时,必须在支出和痛苦中二选一。但是,通货紧缩并不一定是痛苦的。以史为证,1920年代,尽管遭遇衰退,美国却依然在通缩中欣欣向荣。减少赤字,再加上有竞争力的税收措施,绝对可以把整个欧洲引上增长之路。

  历史上,罗马帝国陷入危机时,日耳曼人从北方多瑙河一带不断进入罗马帝国境内并展开袭击。此后,大部分的日耳曼人的后代都成为了今天的德国人。这种认真处世的精神如今依然影响着德国人。

  努力工作并创造出一流品质的商品,不随意透支明天的钱,有多少花多少。这些经济发展原则显然并非坏主意。

 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 来源 :上海证券报

本文地址:http://www.elalmacenito.com/whdlpt/1449.html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