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想继续崛起吗? 那么多承受些,赋予自由贸易试验区

  中国应当继续崛起吗?大多数中国人的回答大概都是肯定的。然而崛起是要付出代价的,看看就要过去的2010年,中国与西方发生了多少摩擦,周边被美国搅了多少浑水。再看看印度,它的发展比中国低至少一个等级,但西方有多少国家捧它!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贫穷的中国,也曾享受过今天印度的“待遇”。

  新世纪的第一个10年,中国既很酷,又很累。累是每天的日子,酷是回过头去看才有的感觉。2000年的中国,还没有入世,没有今天的大多数高速公路,更没高铁,北京当时正在修四环路,私家车是普通人不敢想的奢侈品,那时的房价今天看上去很低,但大多数人还在等分房,敢贷款买商品房的人大多“疯了”。

  2020年中国的面貌令人期待!但如果说过去的10年已经造成了西方的大量不适感,未来10年我们很难指望西方的心胸会变得宽阔些。更大的可能是,以往西方对中国崛起的不适大多停留在心理和舆论层面,而今后它们或许会在越来越大的程度上转变成针对中国的国家政策。

  2010年美国在中国周边施加的“巧实力”外交,以及中日钓鱼岛撞船危机的扩大化,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等等,西方没有兴趣向中国证明这些事件的发生仅仅是“巧合”,他们要求中国自己解读事件背后的复杂含义。

  一个人的快速进步都会招致环境的复杂反应,大国崛起的国际环境更难是友善的。虽然全球化使中国的崛起比历史上的美国崛起更“众目睽睽”,但很难说中国是大国中“最不幸的”。

  中国需要通过沟通缓解当前世界大国的误读,但我们不应期待这些沟通能魔术般地改变中国的崛起环境。中国更要做的是增加自己的承受力赋予自由贸易试验区,我们要清赋予自由贸易试验区楚,我们从国家崛起中获得了很多,为此承受一些“孤立”甚至排挤,这是中国崛起必须付出的成本。

  中国的继续崛起将会真正触动美国,那将比触动日本和欧洲,带给我们更多的“反触动”。美国能让中国“感知”的杠杆要比日欧多得多,中国周边的各种问题它都有力量撬动。

  然而中国的力量也会增强,这是我们的假设,也是“受这些罪”所要换取的目标。力量大了,我们的心态就会变强,一些国家的对华态度也会随之改变,今天让我们生气的一些事,几年后或者不会发生,或者发生了我们也会一笑置之。

  中国哲学强调“忍”,现在很少有人公开这样说了,因为谁说这话都会被骂死。其实“忍”的内涵不是胆小怕事,而是心胸豁达,对自己的未来有信心。因此,对待外来的摩擦,我们不能轻易动怒,而是要不慌不惑,不逞不折。我们要清楚,由于中国的“超大”,外界要“制动”它,比当初中国人“发动”它,难度一点儿也不小。

本文地址:http://www.elalmacenito.com/whdlpt/279.html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