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警报拉响!市场大变脸,欧元跌出噩梦...全球央行官员严阵以待|500万台币

  据湖北卫健委官网消息,2020年2月12日0时-24时,湖北省新增新冠肺炎病例14840例(含临床诊断病例13332例)。

  面对冠状病毒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影响,人们越来越担心德国可能陷入衰退,欧元兑美元汇率周三跌至2017年5月以来的最低水平。欧元一度下跌0.4%,至1.0877美元。对德国总理默克尔接班人计划的担忧和鸽派欧洲央行也拖累欧元。

  目前美国经济表现优于欧元区,而新冠病毒疫情对中国经济、连带对德国经济的影响,甚至尚未完全反映在数据上。

  在疲弱的德国工业数据和强劲的美国就业数据上周出炉之后,花旗集团的欧洲经济惊喜指数已降至四个月低点,而美国的经济惊喜指数则升至五个月高位。

  “去年,我们发现德国经济对中国的敏感程度很高,我认为每个人仍在低估这将对中国经济和对欧洲产生的影响,”外汇风险管理专业机构SmartCurrencyBusiness的资深外汇顾问John Marley表示。

  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周三警告,德国经济可能正处于衰退边缘。该行在最新发布的报告中表示,德国去年第四季的经济表现可能不尽理想,预计将出现小幅收缩,且该行同时对2020年初的反弹前景表示质疑。

  这项消息对正在努力摆脱制造业衰退的欧元区来说并不乐观,甚至可能引发进一步的财政刺激声浪。这个欧洲最大经济体第四季度经济增长数据将于周五公布。尽管预测中值为成长0.1%,但将近30%的调查受访者预测会萎缩。

  欧元区稍早公布去年第四季工业产值为-2.1%,逊于市场预期的-1.6%。另外,德国上周公布12月工业产值同比降幅为-3.5%,一样大幅超过市场预期,并创下金融海啸以来最差表现。

  “持续疲软的成长将继续向欧洲央行施加压力,要求其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这给在潜在政策行动预期中已经处于弱势的欧元带来了下行风险,”三菱日联银行驻伦敦的外汇策略师Lee Hardman表示。

  欧元跌出噩梦?

  此前,大多数预测机构在年初都曾预测欧元到年底会走强。接受彭博调查的分析师预估中值是欧元到12月31日将升至1.15美元。

  然而,欧元当前迅猛的的跌势显然给他们泼了一盆冷水。

  目前,交易员已提高了对欧洲央行今年可能需要降低利率以应对冠状病毒经济影响的预期。货币市场目前定价到2020年底降息幅度近6个500万台币基点,而一个月前降息的可能性为零。此外,继摩根大通和加皇资本市场上周行动后,法国农业信贷银行周三也下调了对欧元的预测。

  分析人士表示,欧元/美元跌至2017年5月以来低点的现象,可能引发投资人重新思索世界宏观经济局势中最重要的一条互动关系链,同时也可能带动全球对美元估值重新评价。欧元疲软不仅对欧洲决策者在辩论是否推出更多刺激措施时产生影响,而且可能暗示美元进一步走强并导致中国和墨西哥等国的融资条件趋紧。

&em500万台币sp; 由于市场波动性大幅下降,欧元在去年受到冲击。最新数据只是鼓舞了欧元空头的信心。

  至少在理论上,汇率波动减小应该不利于所有低利率或负利率的货币,譬如欧元、瑞郎和日元,因为对冲基金通常借入这些货币,用来投资高收益货币,比如美元或新兴市场货币。而欧元的情况则更为特别,它与地缘政治事件绝缘。这就意味着如果采取追求收益率的策略,借入欧元并投资于美元资产是可以获利的,即便出现导弹袭击或病毒攻击之类的意外。

  “负收益率及下滑中的波动率,很难说服人买进并持有欧元,”伦敦RBC Capital Markets全球汇率策略主管Elsa Lignos表示。

  2019年,借入欧元并投资美元所能产生的报酬率接近5%。相较之下,去年借入瑞郎买进美元的报酬率仅1.7%。借入日元买进美元的报酬率则是只有1.5%。这已然壮大欧元空头的胆量。对冲基金最近几周已经提高净空仓,而整体净空仓已然接近三年高点。

  道明证券高级外汇策略师Mazen Issa表示,欧元区会承受很多冠状病毒对经济的影响。Issa在2月10日的报告中表示,共识认为全球经济的温和反弹最起码会推迟;从短期来看,市场很可能低估了供应链的中断。

  全球央行官员严阵以待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国会证词连续第二日提及疫情,他预计中国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很快”会给美国经济造成一定的拖累,并指出收入不平等和不断扩大的联邦债务带来威胁。值得一提的是,在国会山举行的为期两天的听证会期间,鲍威尔均提到了疫情对美国以及全球经济的负面影响,与此同时全球央行当前也在疫情面前纷纷严阵以待!

  事实上,近期不仅仅是鲍威尔,其他美联储官员发表的最新讲话也传递了类似的信息。

  明尼阿波利斯联储主席卡什卡利(Neel Kashkari)周二在蒙大拿参加活动时说,目前的货币政策设置为中性或略有刺激作用,但如果疫情严重恶化,可能影响美联储的政策。卡什卡利表示,如果出现这种情况,“人们可以想象货币政策会做出应对……帮助美国经济渡过难关”。

  费城联储主席哈克(Patrick Harker)周一表示,他支持暂时维持利率不变。但他同时指出:“如果情况严重恶化,以至美国经济受到严重影响,我们将需要考虑放松政策。不过我认为现在还没到这个程度。”哈克今年在FOMC拥有投票权。

  此外,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James Bullard)周二表示,“中国为控制疫情做出了巨大的努力”。布拉德称,“之前爆发病毒疫情时的经验显示,美国利率可能受到切实影响,而且影响会持续到疫情明显控制住时。”

  分析人士指出,针对未来几个月中国冠状病毒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各国央行官员目前均正在制定谨慎的应对策略。

  由于担心全球经济放缓,新西兰联储去年8月份出乎市场预料地降息50个基点。新西兰联储主席奥尔(Adrian Orr)本周表示,为应对冠状病毒疫情而采取“未雨绸缪式的”降息,这种做法能带来什么好处还是未知数。

  奥尔表示,该央行预计疫情的影响短暂,不过这一预期在一定程度上是基于旅行限制能在3月份之前被解除。

  澳洲联储决策者上周也维持政策利率不变。澳洲联储洛威(Philip Lowe)上周表示,与2003年爆发的SARS疫情相比,冠状病毒疫情“对中国经济的短期干扰可能更大”。

  “重要的是我们不要把事情想得太坏,”他说。“有可能结果不会太好,但应对SARS疫情的经验也有可能成为当前事态的合理参考。”

  与此同时,泰国央行上周出人意料地将基准利率下调至纪录低点。菲律宾央行上周也下调了隔夜拆借利率。

本文地址:http://www.elalmacenito.com/whdlpt/637.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