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QE2别过 QE3难产,呼吁

随着QE2结束前美联储最后一次货币政策会议的临近,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先生的头上恐怕又要再添几缕白发了。QE2结束之际,美国经济却面临“二度探底”之虞,是美联储最不愿意看到的景象。然而此时通胀已蠢蠢欲动,美联储若故技重施,强推QE3势必会承受比以往更为猛烈的舆论质疑与经济动荡的风险。因此,对于伯南克而言,面对经济疲弱,或需一丝淡定;面对通胀压力,却需几分勇气。

 

是非不断的QE2


QE2自问世以来便争议不断。客观而论,量化宽松政策有效地压低了长期利率,减轻了购房者和消费者的信贷压力,为美国经济复苏创造宽松环境。但类似的言论早已被淹没在批评的声浪之中。这并不难理解,经过部分经济学家以及媒体的反复论证,美联储先后推出的两轮量化宽松政策,正是掀起全球流动性泛滥的源头。

由于坐拥计价货币和全球主要储备货币美元,作为管理者的美联储的一举一动都牵动全球经济乃至各国经济政策制定者的神经。而且,美国债券市场亦是全球最为便利的融资渠道,美联储在利率政策上的决议,以及货币流动性的控制,对于美国债市影响显著,这也间接地改变着全球投资者行为。

从时间上看,在美联储推出资产购买计划以来,全球金融市场也随即步入了一轮如火如荼的“大牛市”之中,无论在美国呼吁,还是欧洲,亦或是偏远的蒙古。投资者争先恐后地加入到这场资本盛宴之中。在2011年4月本轮牛市达到了阶段性高潮,美国三大股市相继创出了近三年的新高,道琼斯工业股票平均价格指数触及12,876.00点。国际黄金现货更刷新历史记录,升至每盎司1,576.52美元。即便颇为小众的白银市场亦获得了投资者的眷顾,从而迎来久违的牛市行情。而全球金融市场的种种表现也恰恰印证,美联储超宽松货币政策与资产价格高涨存在着必然的联系。

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并非呼吁对此毫无预料。或许是为其推崇的量化宽松政策增添光彩,亦或是美联储确实扩大政策制定的参考范围,此前伯南克曾特意提出关注金融市场的表现,这在格林斯潘时代不可想象。在此我们姑且不论伯南克此番表态背后隐藏的动机,但至少稳定金融市场是美联储实施量化宽松政策的目的之一。可现实显然与伯南克的初衷大相径庭。仅资产价格被推高到如此地步,便足以让人胆寒。可以预见,一个过多凭借资金推动的牛市,其最终的结局也注定难逃暴跌厄运。如此又何谈金融市场稳定、健康的发展?

如今,全球各国不得不吞下流动性泛滥的恶果。全球范围的能源及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令部分国家迈向了通胀失控的边缘。包括巴西、印度在内的新兴经济体为应对通胀,已多次上调基准利率。但如此一来却有加剧了热钱的流入。发达国家民众亦饱受通胀之苦,目前国际原油价格仍保持在90美元/每桶上方。据媒体报道,目前美国家庭10%的收入被汽油吃光,从而侵蚀着美国消费能力。而消费领域占据美国经济总量近70%的份额,带给美国经济的负面影响可见一斑。

不过,将全球经济目前面临的矛盾不加分辨的推诿给美联储同样是不负责任的。须知在美联储推出超宽松货币政策的前后,各国也都在采取积极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我们不应回避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中国政府推出的4万亿人民币经济刺激计划,以及央行随后连续降息,为信贷市场注入充沛流动性,在08年维持经济平稳发展同时,也为如今通胀增长过快埋下了隐患。



本文地址:http://www.elalmacenito.com/whdlpt/8396.html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