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FSF欲撬动2万亿欧元 欧洲银行面临国有化重组-今年赤字率保持不变 主要是为了进一步

  本报记者 王晓薇 北京报道

  “欧洲银行业不需要重组。”这是7月15日,欧洲银行局(EBA)在对欧洲银行业进行了第三次压力测试后给出的“体检报告”。90天后,10月12日,这份体检报告便被推翻。

  在当日举行的欧洲议会全体会议上,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宣布,希望银行可以暂时提高资本充足率,减少股息和股东红利发放,强化银行系统,对银行进行资本重组。

  在欧元区危机进入最后“救赎”阶段,承担着欧洲国债流通83%的欧洲银行业成为了欧盟摘除这一“毒瘤”下手的第一刀。

  然而,这第一刀怎么切却成为了另一个棘手的问题。

  银行重组“私了”还是“公了”

  作为欧洲银行业的监管部门,欧洲银行局此次提出了将欧洲银行业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提高至9%的高标准。这一标准远远高于此前5%的要求,也高出了市场普遍预期的6%-7%的上限。EBA要求银行在未来6-9个月内完成这一要求,如届时不能完成,政府将会帮助银行资本重组。按照摩根士丹利的计算,如果要达成这一资本要求,欧洲银行业需要融资近2750亿欧元。

  面对如此大额的重组资金,谁将成为欧洲银行业的“金主”?

  按照巴罗佐的构想,欧洲银行的重组将按照先从市场融资,必要时政府提供支持,在无法获得政府支持的情况下再求助于欧洲金融稳定基金(EFSF)的顺序完成。在这一构想中,私人部门将扮演重组的主力角色。

  与巴罗佐想法相左的是,欧洲央行更倾向于以“国有化”的方式对欧洲银行业进行重组。在13日发布的月度报告中,欧洲央行警告称,任何以逼迫民间部门蒙受损失的债务减记都可能伤及欧元以及欧洲银行业。欧洲央行行长特里谢在当天接受采访时也明确表示,解决债务危机的重任应该落在欧元区各国政府的肩头。“我的职责是告诉欧元区各国,他们负有采取合适的举今年赤字率保持不变 主要是为了进一步措解决债务危机的责任,央行不能让各国政府逃避他们应有的责任。”特里谢说。

  出现在巴罗佐和特里谢身上的差异也正代表了作为欧元区危机救赎行动领导人的德法两国之间的分歧。

  在银行业重组问题上,法国一直偏向利用EFSF向银行重组注资,而德国却坚持要将EFSF的注资只用做挽救濒临破产的银行。在9日两国领导人会晤后,德国总理默克尔表示“德法会遵循统一标准”。但究竟是何标准,双方领导人均守口如瓶。

  无论最后以何种方案作为欧洲银行重组的“路径”,EFSF都将扮演“终极救赎”的角色,如何让这个“救赎者”看上去更为强壮,杠杆化EFSF成为了最佳路径。

  三条路径“杠杆化”EFSF

  在如何杠杆化EFSF的问题上,欧盟目前的博弈集中在了三个方案上。

  第一方案是将EFSF转变为银行。在这种方案中,EFSF将注册成为一个公共性银行,并获取银行业营业执照,EFSF稳定基金中的资金将成为银行的核心资本。注册成为银行后,EFSF将获得从欧洲央行借款的资格,并发行EFSF债券,随后以该债券作为抵押,从欧洲银行获得更多的资金,再用于购买更多的主权债券。由于在这一方案中,由欧盟整体担保的EFSF稳定基金发行的债券将享受最高的AAA评级,这一方案也被认作是欧盟联合国债的一种变相发行。这种方案是三个方案中对于全球投资者的保护程度最高的,因此受到了包括美国财长盖特纳、投资大师索罗斯以及已经陷入欧元区国债危机的“欧猪五国”等在内的投资者的推崇。但是与此同时,方案将风险平摊至欧盟各成员国的内容也受到了德国、荷兰等欧盟较强经济实力国家的反对。

  10月12日,投资大鳄索罗斯与95位杰出的政治家,欧盟前经济货币政策官员以及商业领导人和学者联名发表了一份公开信。在信中索罗斯敦促欧元区当局应该立即采取行动解决欧元债务危机,并推出欧元区共同债券。“欧元区应该立刻发行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欧元区共同债券从而将欧元区作为一个整体来扩大融资。”索罗斯在信中写道。

  按照这一方案,EFSF作为一家银行的资本杠杆率即使低于普通商业银行的一半,即被限制在10倍之内,EFSF资金的额度也将被提升至3万亿欧元。

  第二种,也是三种方案中最温和,最妥协的一种,即EFSF作为一个非银行机构从金融市场上融资。在这个方案中,EFSF以来自于德国、法国或者欧盟成员中经济实力较强的国家的承诺作为担保从债券市场或是银行系统内获取融资,并再将这些资本用于购买欧洲国债。市场分析师认为,如果EFSF想通过这种方式从市场上融资非常困难,因为按照这种方式EFSF并不会成为具有最高信用评级的借款人,因此这种基金并不会出现在包括政府债券市场在内的投资名录里,这将现在全球投资者对其投资。目前这种方法被认作是解决欧元区债务危机的“最差手段”,也是最无奈的办法。

  第三种,也就是目前讨论的最为热烈的方法——即EFSF将扮演欧洲债券市场担保人的角色。在这一方案中,欧洲国债的发债主体仍为欧盟各成员国,EFSF基金作为担保人将担保这些国债最初20%的损失。以意大利为例,如果意大利发行国债,投资者在购买后出现损失,最初的20%损失将由EFSF承担,其余今年赤字率保持不变 主要是为了进一步80%损失将由意大利承担。也有成员建议,在这一方案中加入一项备注,即在欧盟成员国无法承担其余80%损失时,由欧洲央行接手。通过这一方案可以在第一时间当国债出现损失时,降低国债发行利率,从而保证国债发行国能继续从市场获取融资。这一方法目前得到了德国和法国的支持。但在其余80%是否由欧洲央行接手上,德法目前仍保持沉默。而对于方案的可行性,市场也给出了质疑。“在这个方案中描述的几乎是一个理想的状况,即当一国国债出现损失时,在EFSF的担保下,投资者会继续购买这一国国债。但最近发生的事情已经证明,这将是不可能的,损失只会带来更大的恐慌。”贝伦贝格银行首席经济学家Holger Schmieding说。

  与此同时,这种分担风险的行为也为欧洲国债的定价增添了复杂性。在这种担保机制下,欧洲国债的定价标准将由原单一国债发行国的信用评级变为EFSF的信用评级和发行国信用评级混合定价。

  按照EFSF之前制定的4400亿欧元的规模计算,如果EFSF对初级损失的20%进行担保,EFSF对欧洲国债的担保规模将提升至22000亿欧元,如果对初级损失的40%进行担保,其担保规模也能够提升至11000亿欧元。

  就在“杠杆化”EFSF为欧洲国债市场再次带来近万亿流动性的同时,“杠杆化”的副作用也正在显现。如果EFSF基金作为杠杆,将有可能导致以该基金担保注资的欧元区国家债务普遍上升,从而对法国等欧元区内6个拥有AAA信用评级的国家构成压力。

  “增资EFSF的方案可能将对欧元区成员国信用评级产生负面影响。欧元区已经没有廉价且低风险的杠杆化选择,不能无限制地对EFSF进行杠杆化操作。”标准普尔全球主权政府和国际公共产业评级主管比尔斯表示。

  作为欧元区国债危机的“最终救赎”武器,关于EFSF的“杠杆化”的争吵仍在继续,杠杆化率最终为多少倍?由谁来执行“杠杆化”?“杠杆化”的实施时间为多久等一系列问题仍未确定,据不完全统计,在23日欧盟峰会召开之前的9天时间里,欧元区各成员国首脑间的会晤、各财长的商讨、各欧盟机构之间的协商还将达到17次之多。届时希望欧盟能真正以一个团结的联盟拿出一个可行的方案。

  分享到:

本文地址:http://www.elalmacenito.com/whdlw/1517.html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