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务危机 欧元的阿喀琉斯之踵|24小时黄金

   希腊“炸弹”

 

   一个人口不及上海的国家所遭遇的烦恼是否真会将欧元拖入深渊?

 

   为了避险,全球投资者纷纷抛售欧元,在最近的3个多月中,欧元汇率持续下跌,其中,欧元对美元的汇率跌幅已经超过10%。

 

   欧元的脆弱是因为有一个犯错者:希腊。作为只有2400亿欧元的经济体,希腊负有3000亿欧元外债。

 

   上周三,希腊政府公布一项财政“瘦身”计划,打算通过提高税收、削减节假日补贴等方式“攒”下48亿欧元。

 

   但这种“勒紧裤腰带”的财政紧缩措施,却招致众多民众反对。

 

   最新的民意调查显示,大部分希腊人反对政府削减财政开支的措施。希腊总工会已号召500万名工会成员从当地时间5日起发动大罢工。

 

   3月4日,希腊政府成功发行了价值50亿欧元的10年期债券,获得约145亿欧元超额认购额。这在一定程度上提振了市场对希腊经济的信心。

 

   但是,借钱的成本在不断攀高。希腊政府不得不一再提高国债利率。这批债券已经接近自2001年加入欧元区以来最高的发债成本。如果一直维持这样的水平,希腊将为外债支付更多的元。

 

   “欧猪”五国的灾难

 

   这还只是冰山一角,投资者重点关注的是欧元区中被认为实力较弱的成员国:葡萄牙、意大利、爱尔兰、希腊和西班牙。交易员称之为小猪5国,PIIGS (Portugal, Italy,Ireland, Greece, Spain)。

 

   目前更令人担心的是西班牙。作为欧元区第四大经济体24小时黄金,西班牙经济规模是希腊、葡萄牙和爱尔兰经济规模之和的两倍。根据法国巴黎银行的估计,为重振市场对希腊、爱尔兰与葡萄牙的信心所需要的注资分别为680亿、470亿与410亿美元,而西班牙24小时黄金则需2700亿美元。

 

   但是如果不对深陷债务危机的国家施以援手,一旦出现债务违约,欧元几乎无可避免地会发生动荡,造成汇率进一步大幅下挫。“如果欧洲各国政府都没能够及时采取行动,我们确实会有一个雷曼式的事件:一个噩梦。”德国复兴银行首席分析师Christian Hornberg则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但我认为这是不可能的。据我所知,德国私人银行目前在购买欧元区周边债券,他们不再出售了。”他透露说。

 

   欧盟的政治较量

 

   欧洲列国开始了复杂的政治较量。

 

   拯救者本应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本轮经济危机中,IMF已经为45个深陷危机的国家提供了贷款。但在希腊一案,欧洲却不愿假手外人。

 

   中欧工商学院教授、前欧洲委员会主席普罗迪也认为,“欧盟觉得成员国内部的事情要自己拯救,而不要请外人来插入,有荣誉的问题。”

 

   另一个原因是,如果希腊国家破产,希腊银行也就破产,欧洲央行就收不回总值约为60亿欧元的债务。

 

   Christian Hornberg则警告说,“如果一些国家离开了欧元区,余下的欧元国家将升值到穿透天花板,德国和法国会失去全球市场上的竞争力。”

 

   但帮助希腊,说说容易做起来难,况且欧盟没有法律上的义务。相反地,《欧洲联盟条约》明确规定,欧盟和欧盟成员国对各国政府都没有救助的义务。实际上,一些国家加入欧元区的前提条件就是不救助原则。因为它们担心,那些高负债的国家通过投票来攫取节约型国家的财富。

 

   德国是欧洲最大的经济体和鼎力支持欧盟的国家。希腊危机爆发以后,德国总理默克尔在首脑会议上信心满满要拯救希腊,俨然担起保护欧元免遭市场狙击的责任。

 

   但如果德国政府援救希腊,默克尔自己可能在下届选举中落败。因为德国人坚决反对充当恣意挥霍的欧元成员国的钱袋。

 

   2月14日,埃姆尼德市场和社会问题研究所公布了一份民意调查,结果显示,53%认为必要情况下欧盟应该把希腊逐出欧元区;67%不希望德国和其他欧盟成员国向希腊提供数以十亿欧元计金融援助。

 

   瑞士信贷首席经济学家陶冬认为,欧洲对希腊危机的处理上,止痛多过治疗,它们不过想稳定欧元,而不见得真的关心希腊。

 

   在他看来,希腊危机暴露出欧洲货币联盟的结构性缺陷。欧盟有27个主权国家,27个财政政策及27个经常收支项目,各国的经济活力各不相同,政策方针各不相同,选民诉求各不相同,却被捆绑在同一个货币平台上,要求在货币政策上统一行动。同时,尽管货币、财政政策要求一致的标准,多国的政治领袖却是本国选民选出的,决策以本国利益为最高原则。(亚汇网 任海)

本文地址:http://www.elalmacenito.com/whdlw/5189.html
推荐阅读
<